<menu id="46q44"></menu>
<xmp id="46q44">
  • 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王芷瑤顧天澤小說閱讀 王芷瑤顧天澤全文免費無廣告

    王芷瑤顧天澤小說閱讀 王芷瑤顧天澤全文免費無廣告

    2022-06-01 15:00:54   編輯:樂楓
    • 嫡女之貴 嫡女之貴

      前世的王芷瑤將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復仇上,這一路走來,她失去了太多太多,丟掉了自己,還連累了許多無辜的人。重活一世,她要拾回自己,不再做仇恨的奴隸,正大光明的與仇家斗爭,努力的變強大,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木梓淇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嫡女之貴》 小說介紹

    王芷瑤顧天澤是著名作者木梓淇剛剛發行的一部小說中的男女主角。這本小說以巧思支撐的短篇小說,內容很是有趣,簡練生動,極富韻味。那么王芷瑤顧天澤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繼續往下看前世的王芷瑤將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復仇上,這一路走來,她失去了太多太多,丟掉了自己,還連累了許多無辜的人。重活一世,她要拾回自己,不再做仇恨的奴隸,正大光明的與仇家斗爭,努力的變強大,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嫡女之貴》 第2章 免費試讀

    湖水冰冷,王芷璇狼狽在徹骨的湖水中站穩腳跟。

    往日她羊脂白玉般的臉龐凍得煞白,絳紫的衣裙緊緊包裹著她曼妙怡人的身體......她漂亮璀璨的眸子帶著一絲的薄怒,不按常理出牌的嫡母太煩人了!

    她尚未做好準備就被田媽媽推進湖水中......如果她有準備,絕對不會如此狼狽,不堪。

    屋中,老太太文氏氣得手臂顫抖,對著四兒媳蔣氏好半晌說不出來話......止不住的后悔一起涌上心頭,她為何要答應寶貝四子和西寧伯蔣家的婚事?

    武夫,泥腿子出身的西寧伯蔣家哪里配得上四世三公,清貴傳家的冠文侯府?

    跟老太太文氏同來的長房長媳納蘭氏和三房太太莫氏見老太太文氏面色不妥,忙張羅道:“還不將璇丫頭救上來?”

    長房長媳納蘭氏不客氣的對蔣氏道:“身為長嫂,我今日得說四弟妹一句,做嫡母沒你這么當的,你這么做不是要了璇丫頭的命兒?女兒要嬌養,萬一凍壞了璇丫頭,可怎么好?”

    蔣氏挑了挑眉梢,顯然沒將長嫂的話放在心上,直率的說道:“我就弄不明白了,庶女王芷璇比我的瑤兒還貴重?”

    “你......”納蘭氏被蔣氏噎得夠嗆。

    老太太文氏懶得理會莽撞,無知,沒有貴婦風范的蔣氏,直奔外面,喊道:“若是璇兒有個三長兩短,看我饒過你們哪一個?”

    王芷瑤站在窗戶前,眼見著仆從,丫頭紛紛跑到湖邊拽王芷璇上岸......王芷璇白著一張俏面站在湖水中,雖然不改狼狽,然她依然不肯屈服,別有一番堅毅的風姿。

    蔣氏最是看不上王芷璇,對忙碌個不停的仆從道:“我看五丫頭就沒想著上岸來,母親便是為她操心,她也不領情?!?/p>

    “你住嘴......”老太太文氏眼中滿含著對王芷璇的心疼,若是不是念在王家的家規,文氏如何都無法看著最疼惜的孫女被嫡母‘虐待’。

    鬧得不可開交之時,庭院門口出現一道松柏般的身影。

    “四爺安?!?/p>

    院子里忙亂的仆從停下腳步,癡迷般的看向四爺王譯信!

    哪怕見了很多次,但他們依然會沉醉在四爺王譯信俊美,謫仙一樣的容貌中。

    王譯信白衣勝雪,頭戴玉冠,烏黑的發絲垂下,星眸劍眉,鼻若懸膽,他俊美得驚人......此時他風度翩翩的走進院落,行止高雅,出塵,如同神仙降臨!

    他輝月般的眸子見到湖水中的王芷璇時,略有一絲的波動,俊美到極致的臉龐上露出一絲不被人察覺得薄怒......轉瞬又恢復到方才的溫潤如玉,鋒芒內斂。

    謫仙,王譯信當之無愧!

    ......

    王芷瑤怔怔的看著王譯信出神,四爺?不就是自己的父親?

    可他也是夢中那個頭發花白,抱著中箭流血不止的王芷瑤,求她不要死的俊美男子!

    只是王譯信如今俊美的臉龐帶著自信,驕傲,沒有夢中歷盡滄桑,也沒有夢中的落魄酸楚!

    結果,他是王芷瑤的親生父親!

    夢中,王芷瑤說不愿意再做他的女兒,不肯重生到屬于她的身體里,這才有了另一個靈魂穿越而來!

    王譯信對母親文氏躬身行禮,又見過長嫂,三嫂,清冷般對夫人蔣氏道:“瑤兒的病可曾漸好?”

    蔣氏收斂了方才的鋒芒,柔順,體貼般的含笑道:“瑤兒剛醒,一會她就該喊餓了?!?/p>

    “老四......”老太太文氏不滿的說道:“你就任由她胡鬧下去?落水的人可是你的女兒!”

    王譯信道:“她是璇兒的母親!四房后院的事情,兒子一向不過問......母親,兒子陪您進屋喝杯茶可好?兒子新得的玉泉龍井是極好的?!?/p>

    文氏對最小的兒子王譯信那是滿腔的疼愛,小兒子王譯信就是文氏的眼珠子,見謫仙一樣的小兒子,文氏眼角已經露出了笑意,冷哼道:“五丫頭若是被折騰病了,我看你心疼不?”

    王譯信扶著文氏進門,蔣氏主動的說道:“我給相公泡茶去,相公也試試我沏茶的技藝?!?/p>

    “好!”王譯信神色淡漠又略顯得疏遠。

    蔣氏像是得了最好的夸獎,忙著準備茶具,讓人燒無根水,忙著沏茶。

    ......

    沒有了蔣氏‘添亂’,王芷璇很快就被仆從救上岸來。

    她身上蓋上了一層厚厚的衣衫,王譯信的貼身長隨墨香低聲說:“老爺讓五小姐趕緊回屋子里換下濕漉漉的衣衫......”

    墨香向屋子里看了一眼,王譯信雖然同文氏閑聊,但目光時不時的會望向落湯雞王芷璇。

    “殷姨娘得了消息,擔心得不得了,她便尋了老爺,老爺聽了殷姨娘的話后扔下尚未寫好的詩詞匆忙趕到夫人這......沒成想......還是遲了一步!”

    “我曉得父親是疼惜我的?!蓖踯畦蛄藗€哆嗦,“家和萬事興......我不怪嫡母!”

    “五小姐,老爺說一會過去看望您和殷姨娘!”墨香略帶幾分為難,但想到五小姐王芷璇一向知書達理,最得老爺的心,開口解釋:“老爺在夫人屋里說話不方便......”

    “嗯?!?/p>

    王芷璇點點頭,濕漉漉的頭發滴下冰冷的湖水,抬頭看到蔣氏前前后后為沏茶忙碌的身影,她慢慢的勾起了嘴角:可憐又可悲的嫡母......

    王芷瑤緩緩的合上了眼睛,誰也也不知道,她是懂唇語的......娘親蔣氏得多愛王譯信才沒發覺其中的貓膩?

    愛情使人盲目,愛錯人......傷得最重得就是蔣氏!

    是她看錯了唇語嗎?

    王譯信是最最正統的封建士大夫嗎?

    聽到屏風后有動靜,王芷瑤像球一樣的身體連滾帶爬的飛速爬上了床榻,蓋好被子背對著屏風,裝著睡熟了......

    王譯信打開紫檀木屏風,略略的掃了床上圓潤肥胖的王芷瑤一眼,滿室的富麗堂皇,媚人的熏香,讓王譯信皺了皺眉,最小的女兒王芷瑤沒見長進,還是喜歡富貴無用的擺設。

    文氏道:“有你媳婦看著,我看七丫頭的身子骨是頂頂好的,老四你根本不必為七丫頭擔心,反倒是五丫頭......她出生時,殷姨娘受過你媳婦的斥責......璇丫頭又一直孝順的陪著殷姨娘,她一沒補品用,二也沒少受委屈,她的身體底子本就不好,誰曉得會不會對將來有妨礙?你還不如多看著點五丫頭!”

    王譯信合上了屏風,平淡無波的說道:“我不能讓璇兒越過嫡女!也不愿讓夫人傷心!”

    “你呀......死板!做父親的還不行有點偏疼?蔣氏不敢說你的不是......”

    “蔣氏快進來了,咱們去品茶吧?!?/p>

    王譯信顯然不想在此事上糾纏,含笑陪同文氏離去。

    王芷瑤將被子蓋在臉上......她想回家,冠文侯府太可怕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欧美一级A片欧美人,熟女中文字幕乱码视频,国产午夜亚洲精品不卡无码
    <menu id="46q44"></menu>
    <xmp id="46q44">